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SEO优化 > 正文

疫情之下,苹果陷入麻烦

作者:云东日期:2020-03-22浏览:29分类:SEO优化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贝克街探案官(ID:bkjtag),作者:贾沛霖,题图来自:东方IC


疫情这把火,终于让库克的眉毛燃了起来。多年“淡定”的苹果官网首次发布限购消息,每个用户仅能购买两部手机或者AirPods Pro。


原本一季度对于苹果来说是个大杀四方的好时机,第二代廉价版iPhone上线在即,AirPods追加订单,iPad Pro更新换代,苹果本意为一季度沉闷的电子市场带来诸多活力。


转眼之间,店铺停业,复工无期,股市崩盘,员工确诊,库克原本期待的眼神,如今却蒙上了一层暗淡无关的黑纱。


其实不光是苹果,诸多互联网巨头和电子厂商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前景皆不容乐观。而由疫情所带动的汹涌而来的“经济危机”,更是让各大厂商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而苹果身为此前市值第一的企业,感受到的,比其他人更多。


在乔布斯逝世的第九个年头,库克看似正在摆脱出“苹果毁灭者”的影子,转而欲将苹果带到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然而一场疫情,让库克心中的算盘,不知道接下来该拨动哪个子。



期盼的复工


复工,复工,复工。


库克从未如此期盼工厂早日复工,苹果也从未面临着这样窘迫的情况。由于疫情的影响,中国内所有非必需的工厂都暂时停工,相较以往开工的时间大幅推迟。


在如今全球化的今天,苹果的成功离不开它200多家零部件供应商的支持。而这200多家供应商中,有41家分布在中国国内(据2019年数据)


中国工厂,对于苹果的供货,占有举足轻重的地步。


各家厂商并非不想开工,而是政策限制十分严格。为了控制疫情发展,不仅多数厂商需要推迟复工,并且复工需要经过层层审批,达到足量医疗物资储备和检查要求才能复工。


图注:伯恩光学惠州工厂首批到岗员工报到


让企业更加为难的,是工人。


大部分劳动力受限于国内小城市或者农村,疫情管控严格,禁止人员流动和出入。大量的劳动力无法返厂,这是工厂复工面临的最难问题。


于是苹果手机组装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不得不一再推迟复工生产时间。


受限于此,今年2月份分析师对苹果供应链恢复程度做出估计,仅30%-50%的产能在2月份得以恢复。


而本来苹果预计会在上半年句型第二代廉价版iPhone发布会。作为库克在中国市场推动苹果市占率的重磅利器,加之此前第一代iPhone SE优秀的市场表现,第二代廉价版iPhone承载了库克此次对于它的厚望。


图注:此前大获成功的iPhone SE


但是库克如今却不得不心头一紧,廉价版iPhone供货能否如期达到要求,已经成了巨大问题。


苹果已经在2月份宣布,今年一季度的营收目标已经大幅下调。1月份的电话财报会议上,苹果预计第一季度收入将在630到670亿美元。这一目标相较以往已经降幅颇多。


对于苹果营收起到近50%占比的iPhone系列手机供货不足,是导致苹果下调营收目标的主要原因。


此前由于疫情蔓延,苹果将关闭除中国大陆外其他所有的苹果专卖店。而从3月19日开始,苹果甚至在多个国家的官网上都开始限购iPhone手机,每人仅可购买两部。同样限购的还有AirPods,而iPad等产品则不限购。



对于苹果来说,限购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段。富士康产能依然处于爬坡期,以高薪招聘工人,3月份预期达到正常产能的80%。但是形势仍不乐观,用工缺口巨大。


受到全球疫情影响,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经销商甚至都已经开始囤积iPhone,因为他们面临的窘境是不知道手上的库存卖完后将于何时才会收到下一批。囤积又从另一方面抑制了iPhone的市场交易量。


根据中国市场数据,2020年1月2月期间,国内手机出货量骤降42%,而苹果显然遭受了巨大冲击。


推迟到第二季度才能量产的廉价版iPhone,传闻将推迟一个月发布的iPhone 12系列,让库克进退维谷。


狂跌的股价


3月20日,苹果股价进一步下滑,当天收盘报每股244.78美元,降幅为0.77%。


图注:3月20日苹果股价


就在一个月前,苹果创造了史高市值。2020年2月12日,苹果以每股327.2美元价格,从而达到了逾14000亿美元的市值。


彼时库克笑的合不拢嘴,苹果在他手上虽然脱掉了“技术先锋”的帽子,但是却更加务实和全球化。然而仅仅过了一个多月,苹果的市值就已经下跌超过了3000亿美元,即将接近万亿美元市值大关。


库克一个月前没有想到,这场疫情不仅让iPhone生产受到影响,并且让苹果的股价一路狂降。


疫情在中国得到了逐步控制,反而在国外呈现逐步蔓延的趋势。苹果的大本营美国由于疫情的逐步加重,经济形势的恶化,催生了美股的一步步崩盘。


股神巴菲特惊叹,自己89年的投资生涯此前仅见识过一次美股熔断。然而在近一个月间,美股经历了多达4次熔断,道指、纳斯达克等股市多次开盘仅15分钟跌幅就超过了7%。道琼斯指数甚至经过4次熔断后,已经降回了4年前的水平。


美股的崩盘,给苹果带来了巨大影响。库克显然对于苹果和美国股市的大幅下跌并未有预见。


自2月12日最高点以来,苹果的股价已经下跌了超过25%。一个月间,苹果凭空蒸发了超过3000亿美元市值。


图注:苹果在市值最高时与3月16日数据对比 来源:腾讯自选股


除了美股的影响,苹果自身受到复工推迟而产量大跌,从而影响销售,也是苹果股价狂泻的一大主因。


瑞银此前表示,2020年1月份苹果中国销量环比下滑28%。库克本来寄予厚望的廉价版iPhone SE 2则要推迟到第二季度才能量产,给苹果的销量沉重打击。


疫情,股价,复工,产能,这几样要素叠加在一起,让库克的苹果遭遇了史无前例的黑色三月。仅3月17日一天,苹果的股价就下跌了12.86%。


由于苹果受困于当前产能,虽然投资机构Walkley对苹果的未来抱有很大信心,认为3-6个月后将渡过本次危机,但他们依然将苹果的预期股价从345美元下调至300美元。而美银美林的分析师则将苹果预期股价下调30美元至320美元。


分析师都认为苹果的股价未来会重新回到高位,但是对于苹果何时能够恢复往日的供货,以及供应链产能达到正常水平,市场并不乐观。


“3-6个月,也有可能更长,甚至5G版iPhone能否如期上市都存疑,”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如是说。


库克想要恢复苹果2月份的强势,看来时日仍需很久。


多重的打击


3月14日,位于爱尔兰科克郡的苹果欧洲总部又被查出两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从而使得该总部的确诊员工数达到3例。


早前苹果为了防反新冠病毒传染,已经命令员工采取居家办公或者分隔办公区域,然而欧洲总部连续3名员工感染让苹果的办公蒙上了一层阴影。


图注:部分员工开始居家办公


库克的心还没放下,3月17日,加利福尼亚卡尔弗城园区的一名苹果员工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反应,使得苹果上下人心惶惶。


并且环球音乐集团CEO格雷欣的确诊,让在2月底参加其生日会的库克和iTunes首席执行官艾迪在此前一直在承受着可能被感染的压力。


图注:环球音乐集团CEO格雷欣


苹果虽然已经建议各分公司开始居家办公,但仍有相当大部分的员工职能无法通过远程办公实现,至今苹果公司内还保持着人来人往。


屋漏偏逢连夜雨,3月16日,本就遭受股价连续下跌的苹果拿到了法国竞争总局的巨额罚单。


由于法国当局认为苹果在市场内阻止其分销商互相竞争,和两家最大批发商合谋,因此给苹果开出了足足11亿欧元,约合12.3亿美元的罚单。而两家批发商分获7610万和6290万欧元的罚单。


而当天,正是苹果下跌单日幅度最大的一天,跌幅达到12.86%,也许受此罚单影响,苹果市值蒸发了1564亿美元。


员工确诊,巨额罚单,让库克颇感“2020的春天如此难熬”。


纵然跌去25%的市值,苹果依然维持在万亿以上,它依然是全球当之无愧的科技巨无霸。


库克在乔布斯逝世9年后,凭借着他的商业手腕和全球眼光,让苹果走上了完全不一样的道路。如今的苹果虽然在当家产品iPhone上丢掉了“技术变革先锋”的帽子,但是在更多的产业绽开了花。


图注:库克会将苹果带出危机吗


而一场疫情暂时阻拦了库克梦。


疫情的影响,让当下的苹果四面受敌,内外交困。内部员工开始出现病例,不论是停工还是居家办公都会让苹果员工的工作受到影响;外部产能爬坡缓慢,股市持续低迷,巨额罚单,让苹果的2020之旅开年就受到了冲击。


巨鳄被阻,但恢复往日只在朝夕之间。众人所期待的,是苹果会以怎样的姿态度过这次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