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活动资讯 > SEO优化 > 正文

留给盒马mini店的时间不多了!

作者:云东日期:2020-03-22浏览:45分类:SEO优化

就在数日前,盒马宣布要加速mini店的扩张,但真正留给盒马的时间却不多了。

3月19日,阿里巴巴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在盒马2020年发展计划中提到,未来一年要在全国开100家以上的盒马mini。盒马要开mini店其实并非新鲜事。盒马mini店在去年6月份就已经上线,但目前也只在上海一城拥有6家门店。

相比之下,背靠腾讯的永辉超市开了则已经拥有500多家的mini门店,且部分实现盈利;沃尔玛的社区小店惠选超市2019年实现了线上线下双向增长。其公布的数据显示,坪效是中国超市平均坪效的两倍多。

在拥有一定的项目背景经验后,与盒小马“嫡系”的商超巨头大润发也将部署社区超市大润发mini,计划在南通试水。

市场占有率上成绩不理想、扩张起来社区点位也有限。要加码布局mini店,永辉、沃尔玛则显得更加得心应手。

入场显晚的盒马想要在mini店再起波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轻装上阵,不一定能“快”

盒马曾一度失去阿里的信任。

盒马第一次现身阿里财报是2018年Q2,往后的连续三个季度里正值其疯狂扩张期。此时阿里用于购买商品与设备花费均在100亿上下,2018年Q3季度更是创下2017年Q3、Q4两个季度之和的惊人数据。

好景不长,2018年四个季度阿里核心商业利润率分别为43%、47%、41%、45%,与过去长期维持在60%上下形成鲜明对比。盒马持续亏损直接拖累了阿里核心商业收入,于是在2019年Q1,阿里对盒马的投入大幅缩水。

即便是造出了“盒区房”这样的概念,但从数据上来看,曾经的盒马的确是让集团“负重前行”。

其实,财报暴露出的问题同样出现在传统大卖场。

传统零售商巨头沃尔玛2019财年显示其合并净利润同比减少了31.8%,三年来关闭了59家左右的大卖场。

大型商超因 “模式重,成本高,周期长”导致的盈亏差距日益严重,而早早尝试“小”店化的永辉们用成果证明,小业态和精细化运营才是可行的破局方向。永辉超市2019年下半年报显示,永辉mini店上半年营收达5.5亿元,其中部分门店已经实现了盈利。

盒马并非起步晚,而是做得慢。

去年大型商超们开响mini店战役“第一枪”时,就有消息透露,盒马高层决定要加速mini店的扩张。可一年过去了,盒马只交出了6家上海mini店的成绩,相比永辉500多家mini店来抗衡,扩张速度完全不在同一维度。

面对当下市场占有率与社区点位覆盖率两座大山,盒马即使在这个时间点再次重申将加码mini店,其面临的压力也可想而知。

当然,事实证明“模式轻、周期短、复制快”的模式能让商超巨头找到新的增长点。

有数据显示,盒马mini开业三个月,坪效超过盒马大店,物流配送成本更低,线上订单占比超过50%。盒马mini的开店成本的投入仅是大店1/10,以前大店投资回报周期至少需要一年,mini小店回报周期,则压缩在一年之内。

沃尔玛社区店2019年第三季度的经营业绩,较第一季度在销售额和客流方面均实现了超过20%的增长。大润发在“大卖场小型化”后,2019年其营收同比增长50%。

而这次的疫情也进一步反应了围绕社区、多点铺设的重要意义。

“家门口”难进

疫情期间,“到家业务”成了各大商超的试金石。

相关线上订单量甚至比平时高出50%。有数据显示,生鲜类APP的平均日活同比增幅为107.17%,生鲜行业新增用户和销售量增长速度都超过了100%,甚至销售量同比增长200%。

可以说,疫情期间的市场情况,也再次点醒了盒马需要在“开到消费者家门口”的mini店上提速。

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曾表示,疫情期间,商超的订单量翻了接近10倍。另一边,倪晓俊也表示,“盒马mini在疫情中表现出了更强的服务能力,消费增速高于其他小型业态,疫情环节后的留客数据也更加抢眼。”

只有6家mini店的盒马即便是已经意识到需要加速,但和已经广布500多家小店的永辉相比,至少在现阶段只能是望其项背。

大型商超因布店稀疏、覆盖半径过大、物流和供应链能力不足等客观原因,时常出现爆单情况;而另一边,走社区化的mini店反而更能做好到家业务的服务,“小”店半径虽小,但可以广撒网式布点,运力压力轻,可灵活配送。

在到家业务上,拥有成熟供应链体系的传统商超企业来做“小”店社区化是大势所趋。截止2019 年H1,永辉超市物流中心已覆盖全国 18 个省市,总运作面积约 45 万平方米,员工人数约 2300 多人,竞争优势已经形成。

不过,从腾讯入股永辉超市开始,盒马就注定要时常被拿来与永辉做对比。

疫情好转之下,到家业务也成了盒马的重要目标。根据相关报道,为了达成到家的蓝图,盒马已经在试点社区团购。盒马每个线下门店为消费者建立拼单统一配送群,部分门店在社区建立自提点。

当下,外出政策逐渐放宽,围绕社区布点、在家门口的mini店是更高频的消费场景。

但要在这个阶段把店开到消费者的“家门口”,也并非易事。

小店沉下去

所有的商超都从未放弃过下沉市场。对于盒马、永辉、大润发、沃尔玛这样以大型超市为主的商超做轻模式下沉也势在必行。

除标准大店外,盒马陆续衍生出菜市、mini、F2、小站、便利店Pick’n go和盒马里六大新业态。看似在毫无边界地扩张,实际上是从不同角度的用户场景中占据流量。

在“轻”模式上,盒马mini一门心思往下沉走,其营业面积仅为盒马标准店的1/5,并取消了店内悬挂链、减少冷柜数量,品类以散装蔬果为主,开店成本维持在200万元左右,主要布局在一二线城市社区及三四五线城市下沉市场。

下沉市场或许才是其真正的战场。

永辉超市总裁李国曾公开表示,发展mini业态主要是出于对大店的业态补充。2020年,永辉超市将发展“大店”+“小店”、“到店”+“到家”的业务模式,即mini 店与Bravo店形成业态互补、有机填补现有区域空白的业务模式。

盒马mini选址主要集中在郊区和城镇,而永辉主攻二三线城市,注重商品性价比,双方上演激烈厮杀在所难免。

但在下沉市场,即便是对背靠金主的永辉、盒马来说,也不是一个好打的市场。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开了十几二十年”的夫妻老婆店;其次,对下沉市场消费者来说,“好用”、“能用”的消费心理往往要多于“品质”。

值得一提的是,这疫情期间,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等生鲜电商品牌也被和这些传统商超相提并论。

疫情期间,前置仓企业生意暴增,但在服务能力上暴露不小短板。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等头部前置仓玩家,在武汉、宁波的业务先后被迫关闭。零售商超的扩张一方面是供应链、另一方面依然是现金流。因此,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等在疫情期间瞬起高楼的生鲜平台,或许还要单独来看。

无论是从业态、商品架构、还是选址调整上,商超大头沃尔玛和大润发也在加速下沉,试图打好这场下沉市场的攻坚战。无论是阿里的“新零售”,还是腾讯的 “智慧零售”,大型商超和下沉市场无疑是二者争夺的两大重要场景。

总体来说,大商超的小店,已经是各家攻城略地的排头兵,甚至业务的重要性等同于大店。

这个家门口的战场各方阵营已经暗流涌动,但纵观盒马、永辉、沃尔玛,乃至大润发,在这个战场上的排兵布阵,盒马至少在现阶段已经落后一步。

如果盒马想要在真正短兵相接的时候不落下风,那么,留给盒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